六张姐姐背弟弟照片,看了一阵心酸

  我的身边总是充斥着欢声笑语,可是我的世界好像与欢笑幸福快乐渐行渐远……
  我的生活,总是被悲伤笼罩,总觉得命运对我不公,但我又无力对抗,有时候想想,如果死亡没有痛苦的话,我可能早已经死了八百次了。
  总是有人对我说,没有过不去的坎,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慢慢好起来,可是这些话对我通通不好使,因为现实就是我的生活糟糕到一定程度,只有更糟……
  15岁高一,妈妈说爸爸得了肝硬化,我崩溃的哭了整整三天,感叹命运的不公,又心疼爸爸妈妈,但很快我调整状态,我要开心一点,这样父母也不会难过,每天笑好像成为了我最好的伙伴,心里安慰自己,至少爸爸还在。
  18岁大一,寒假放假爸爸打电话说没时间接我,让我姐姐来接,在回家的车上,姐姐跟我说爸爸在北京做了肝移植手术。我拼命的掐自己,希望是一场梦,但是,手臂流下的鲜血告诉我,接受现实……回到家,收拾好东西,第二天跟姐姐一起去了北京,进病房之前,自己在医院院子里哭了一个小时,然后推开病房门,笑着对爸爸说“爸,我放假了”,心里默默对自己说,还好,恢复的不错。
  19岁大二上学期,妈妈打电话说爸爸肝移植出现了排异反应,肾脏也出毛病了,我说不出话,再坚强也抵不过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。挂了电话,我仍旧和同学谈笑风生,晚上睡觉,躺在床上睁着眼睛,听着室友均匀的呼吸,泪水终于决堤……第二天,收拾东西,向辅导员请了假,回家了,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,但病情得到控制,心里松一口气,笑着对爸爸说“我回来了”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