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源头控制挥发性有机物 京津冀联合发布

  又是一个辞旧迎新的前夕,我又失业了。和老板因为一些小矛盾生了嫌隙,我辞职时还想象着如果她留我,我是要做到底的帮她一程的,而事实是她连挽留都不曾有,直接通知我明天不用上班了,心里有点难受,毕竟她的态度是衡量我是否有能力的标尺,结果事实证明,我一文不值。
  开始了在家做蹲族的日子,一天里,没有人联系我,晚上妈妈回来,一小时里说了至少5次让我找工作的事,应该是物质匮乏的家庭极其重视家里劳动力的运作吧,我想和她说,我很累啊,妈妈,过了年我24了,还是一无所长,一无所有,没有人瞧得起我,我自己都看不上我自己。我很难过啊,妈妈。可是看着她急切的眼睛,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  晚上,我被父母屋里爸爸的骂声吵醒,他们吵架是从不肯避开我的,因为拉了窗帘,挡住了月光,门漏了一个小缝,挤出一束外面的灯光,我躺在床上,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地,不知醒来的是多少岁的自己,小时候就经常被爸爸的骂声吵醒,耳朵连着心的记忆,那声音像是回忆中的心魔汹涌而出,我感到害怕,感到悲哀,感到愤怒。我站起来,去了他们屋子,妈妈像没事人一样嗑瓜子,爸爸依然如他长期以往的样子像废掉了一样趴在床上,开始是他骂妈妈,然后是我骂他,最后是我俩对骂,这场景每年每月每星期在我家不知要上演多少次。我指着他骂“废物”“傻逼”他骂我,“畜生”“以后找个男人打死你”套路依然如故,骂着骂着他就说他要跳楼,我说“你从楼上跳下去我拍手叫好”接着我又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,他也是,我们父女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会用最剐人心的话去伤害别人,不同的是,他伤害我和我妈,而我只伤害他。我一直都恨他,我想他是知道的。很多人说父母养育我们,无论他们怎样对待我们,我们都不能计较。可是我真的宁愿他不要生我,生了我就不要伤害我,他赋予我生命,也给了我漫长的痛苦。使我至今,听到有人骂人,就害怕,就愤怒。
  妈妈到我屋里又说了一次找工作的事,人人都说家是避风港,可是我的家不是,我父母从不肯对我说一句,凡是有爸爸妈妈。我哭了,因为我是没有港湾的人。
  第二天醒来,一天里,还是没人联系我,和表哥说话,他出门了,失恋旅行。想起我失恋的时候还要上班,还要打起精神面对顾客,我躺在床上感叹有钱真好。连痛苦都有处可发。一天里还是没人联系我,其实我是没有朋友的。在别人眼中我都是可有可无的角色,朋友眼里我是配角,男人眼里我是备胎,亲人眼里我是多余的。这世界最残忍的事大概就是要承认世界上没有人是爱你的吧。
  但是我还要对自己说,要加油啊。工作可以再找,朋友可以再交,就算没有人爱你,你也要很爱你自己。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